张伟丽:停留美国,从未感觉回家这么难

张伟丽:停留美国,从未感觉回家这么难
张伟丽 停留美国,从未感觉回家这么难张伟丽在练习中。张伟丽险胜乔安娜。本版图片/UFC官网  半年时刻,张伟丽在主场拿到我国第一条UFC金腰带,随后又曲折客场卫冕成功。3月25日,因新冠肺炎疫情停留在美国拉斯韦加斯的张伟丽承受了新京报记者电话采访。谈及这场好事多磨的卫冕战,张伟丽直呼太不容易,并表明每一个八角笼里的选手都值得被尊重。  1 备战期  降体重太狠一度水中毒  2019年8月31日,张伟丽在UFC深圳站中KO巴西选手安德拉德,拿到我国选手首条UFC金腰带。  半年后,张伟丽迎来生计首场卫冕战,对手是波兰人乔安娜·耶德尔泽西克。虽然打满5个回合保住了这条金腰带,但张伟丽一点都找不到卫冕者的感觉,“卫冕者应该是我坐这儿,等着你过来应战我。这次阅历了太多曲折,感觉我是去应战别人的。”  与乔安娜的这场竞赛,张伟丽并没能彻底发挥出水准,她说从第一天匆促离京就有不顺的预见。  2月1日10时,张伟丽暂时接到动身电话,12时便赶到机场,办完泰国落地签赶到酒店已是次日清晨1时。张伟丽动身时,我国正是疫情严峻期,她需求在其他非疫情国家待满14天,才干入境美国。  可没等张伟丽习惯北京和曼谷近30℃的温差,泰国也成了疫区,她只能绕道阿布扎比去美国。时差、饮食、温差,张伟丽要逐一去习惯,这让她的生物钟有点乱。  在阿布扎比的一个清晨,张伟丽忽然坐起来,生物钟提示她要起床晨跑了。“我睁眼一看时刻,才早上3点。”张伟丽之后花了一点时刻告知自己,这是在阿布扎比,不是泰国。  十分困难曲折到拉斯韦加斯,张伟丽又在降重时呈现水中毒。那一天,她喝了7公斤水。按平常,蒸个桑拿就排出去了。可当天继续不断的采访打乱了张伟丽的练习组织,“水全在肚子里积着,特别难过,头晕,想吐。”  当日24时,张伟丽狂吐不止,头晕到走不了路,赶忙给教练蔡学军打电话。直到次日下午,她才渐渐缓过来。  赢下竞赛后,张伟丽在擂台上放声大哭,“太不容易了,感觉那块石头总算放下了,之前绷得太紧了。”  2 医治期  在医院安慰哭泣的对手  张伟丽和乔安娜之战很惨烈,用UFC总裁白大拿的话说,“这场竞赛注定会进入名人堂。”  不过张伟丽说纯从技能层面看,这场竞赛两人都没能彻底发挥,“咱们俩特慎重,前几局碰手时都小心谨慎,特别忧虑对手忽然出冷招狙击。”  对张伟丽来说,这是她的第一场卫冕战;而乔安娜则面临一场不能再输的竞赛。这一点,张伟丽很清楚,“这是她回到草量级冠军的一个时机,假如回不来的话就彻底回不来了。”  前4个回合,两人谁也占不到廉价。第5回合前,两人罕见地拥抱了一下,之后开端终极搏杀。张伟丽说打到那时,两人虽无沟通,但心灵相通地打破了那种隔膜。  一场血战后,张伟丽和乔安娜都没有参与新闻发布会,直接去了医院。隔着一张帘子,张伟丽听到近邻床的乔安娜在哭。语言不通的张伟丽不知道怎样安慰乔安娜,只能不断说着”Good Job”!张伟丽说乔安娜哭了很长时刻,“我跟翻译小哥说,王老师,要不你去照料她一下吧。”  脱离医院时,脑门顶着大包的乔安娜拥抱了张伟丽,“你要继续卫冕下去,我会看着你。后面会越来越难,加油!”  “她说这句话时,我都想哭出来了。”张伟丽说那个时分,她感觉到了武者之间的志同道合,“我觉得这是她对我的认可,假如她还不服气的话,必定不会这么说。”  习武多年,张伟丽喜爱以擂台为界,上了擂台是对手,下了擂台是朋友。“以武会友,相互尊重。”张伟丽说从不会由于把对手打败了而快乐,“每一个武者,每一个站在八角笼里的运动员都值得被尊重。”  3 阻隔期  从来没觉得回家这么难  取胜后承受采访时,张伟丽的一段高情商讲话感动了无数国人,“期望我的国家度过疫情,现在的疫情现已不是我国人的事了,而是全世界的事了,期望共同努力,打败疫情。”  这段讲话,张伟丽赛前就想好了。在国内练习时,张伟丽就十分重视疫情。“每天看到许多确诊病例,会给你一种特别压抑的感觉。”正好这个时分要打卫冕战,张伟丽特别期望能给国人带来一场成功。  带给别人成功的一起,张伟丽也从一线医护人员身上坚决了决心。由于疫情原因,张伟丽三换动身地才赶往美国。刚从泰国到阿布扎比时,张伟丽情绪低落,睡不着时就给母亲打电话发牢骚。  “我妈告知我,那么多医护人员、差人冒着生命危险冲在一线,想睡觉都没时刻,我这边仅仅换了当地怎样就情绪低落了?”听了母亲的话,张伟丽忽然觉得不是一个人在战役,“从那时开端,我的心态就彻底放下来了,也愈加坚决了决心。”  虽然赛前遇到种种困难,张伟丽仍是挺了过来,“我告知自己,必定要拿场成功给咱们鼓气。”  竞赛赢了,但疫情还没完毕。按计划,张伟丽一周前就该回国。孰料美国疫情忽然加剧,张伟丽和团队只能停留在美国。场馆不开门,她只能在居所阻隔。  为了这条金腰带,张伟丽从上一年3月起就没回过家。本年2月出来后,也已有两个月流浪在海外。“我天呀,真实受不了了……”这个在擂台上从不掉泪的河北姑娘在电话那头啜泣了起来,“感觉好压抑,特别想回去,从来没感觉回家这么困难。”  快问快答  “把我国武术精华融入MMA”  Q:跟乔安娜的这场竞赛,爸爸妈妈看了吗?  A:我妈到现在都没敢看这场竞赛回放。我也是竞赛四五天后等脸消肿了才敢跟我妈视频。  Q:对那些想进入MMA的年轻人,有什么主张?  A:必定要有方针,有一个好的团队,这不是一个人的项目。刚打出成果后会有许多引诱,但你必定要记住自己想要什么。  Q:你跟章子怡等艺人在交际媒体上互动频频,怎样看待“出圈”?  A:这次收到好多大咖的祝愿,还加了微信,说实话我感觉特别意外。文体不分居嘛,咱们都应该相互支持、相互鼓舞。其实他们不了解我不重要,重要的是能够了解MMA这项运动。  Q:我国传统武术对MMA实战有什么协助?  A:我从小练我国传统武术,有许多步法是现在搏斗没有的。MMA是一个包容性的运动,我也期望把我国武术的精华融入MMA。  采写/新京报记者 孙海光 【修改:郭泽华】